栏目导航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29-89305858
总部地址: 西安市雁塔区富鱼路双旗寨工业园58号

芥末片场丨当老师成为“独裁领袖”当学生成为“乌合之众”

浏览: 发布日期:2019-02-11

  【芥末片场】是芥末堆推出的电影赏析栏目,以影评形式为读者甄选具有教育意义的优质电影,挖掘电影中的教育内涵,揭示教育的生活性、社会性和哲理性。

  《浪潮》中纳粹速成班的故事发生在德国的一所中学校园,当时正流行用诺基亚5200。

  历史老师文格尔因为另一位老教师的压迫必须上一门独裁统治的课,为了用教学效果反击老教师,文格尔一改传统的授课模式,亲自带领学生进行“模拟独裁政治”的实验。

  通过口头投票,文格尔顺理成章地成为课堂上的“领导”。文格尔说,独裁的主要特征就是“纪律性”,在得到统治权后,他要求纠正大家的坐姿、同学发言时必须站立,并且作为领袖,他必须在课堂上被尊称为“文格尔先生”。

  性格孤僻却又想要迎合小群体的提姆成为文格尔的“头号粉丝”,因为这堂课让提姆看到了融入组织获得认同感的希望。

  文格尔首先要求大家像军人一样整齐踏步,将所有人融为一体,去感受“集体的力量”。

  随后,文格尔还声明踏步的另一个目的,是将楼下老教师教授的“无政府主义课”踩在脚下,“让我们的敌人吃天花板上的灰”。

  接下来,文格尔与学生们定下集体的制服,每个人都可以获得的平价白上衣与牛仔裤。

  除了女生卡罗,其他学生都如约穿了白衬衫。卡罗穿着醒目的红色,使她被包括闺蜜和男朋友马尔科在内的其他白衣同学质疑和孤立。

  随后,文格尔建议给班集体取个名字,“浪潮”便从一堆名字中脱颖而出,继而“浪潮”的标志也被敲定。

  当晚,“浪潮”学生自发地在午夜制造了一场暴乱。他们戴上头套,肆无忌惮地在黑夜里狂奔,拿着喷漆在城市各处涂鸦,在各个角落张贴他们的“浪潮”标志。

  暴乱活动进行到最后,提姆不顾众人阻拦和生命安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地爬上了十几米高的建筑,满意地在上面留下了“浪潮”的印记。

  经过前晚的集体暴乱活动,班级的学生对“浪潮”组织有了高度的认同,他们团结、亢奋而激进,将所有持反对意见的同学都视为异类,用右手在胸前划波浪的手势成为“浪潮”人与其他人的分界线。

  当卡罗年幼的弟弟也加入“浪潮”组织后,卡罗越发觉得情况不妙,她奉劝文格尔立即中止这个游戏,因为他“已经控制不住局势了”。

  提姆来到文格尔家中,请缨成为文格尔的贴身保镖,文格尔却一口回绝,让他回家,提姆失落地向文格尔解释自己在家中找不到任何存在感。

  直到这一天,文格尔才意识到提姆有些许反常,他不仅仅是积极,而是积极地有些极端。

  马尔科去到文格尔家中,告诉文格尔这段时间自己和同学们的生活在短短几天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而同学们还没有认识到“浪潮”实则奉行的是法西斯主义。

  终于,在外部环境的质疑和马尔科的影响下,文格尔意识到是时候结束了这一切了。他召集所有“浪潮”成员周六在学校礼堂集合。

  学校礼堂被学生们严格把守。在选读了几篇学生们关于浪潮的体会后,文格尔发表了一番振奋人心的演讲,一方面肯定了“浪潮”的组织文化,另一方面抨击了那些包括马尔科在内的反对“浪潮”组织的同学,白衣学生们对此反应热烈、高度认同。

  当“浪潮”信仰幻灭,狂热分子蒂姆拔出手枪,指向文格尔和同学们,乞求大家不要解散“浪潮”,他绝不允许背叛,因为“浪潮”是他生命的全部。

  电影由此进入高潮,蒂姆开枪射杀了一位同学,对同学的伤害和信仰的破灭使他慌乱无措,好不容易找到的归属感被硬生生地剥离,最终在绝望中选择了饮弹自尽。

  当老师在“独裁政治”的课程上成为“领袖”,民主式教育里的师生地位再无平等一说,师生之间再无真诚的交流与合作,又怎能保证“浪潮”不会走向覆灭。文格尔享受课堂上主导一切的感觉,认为让同学们获得平民化的认同感是合理的做法,却不料,学生本身就是最大的变数,而他没能够及时地洞悉学生的心理变化,没有意识到悲剧正悄然上演。

  当老师的教学过程不再是知识的传输,而成为对学生的救赎,开始拿捏不准教学中的尺度,危机时刻,哪有力挽狂澜一说。

  缺乏积极引导的青少年,缺失了判断力,又想叛逆,“浪潮”组织在这样的环境下诞生,为他们制造闹剧铺设了舞台。众人在认同感中迷失、深陷,将同质化等同于平等,将纪律变成规矩。值得庆幸的是,那些葆有理性的少数人,仍有勇气站起来反抗。

  若老师不是“独裁领袖”,学生不是“乌合之众”,这场悲剧或许就不会上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